内地偶像选秀,正在借K-POP的东风“出海”

内地偶像选秀,正在借K-POP的东风“出海”
原标题:内地偶像选秀,正在借K-POP的东风“出海” 文| 吴喋喋 编辑|何润萱 《创造营2020》与《青春有你第二季》(以下简称“《青你2》”)同时热播的2020,是继2018后的又一个偶像选秀节目“大年”,前者强调实力、收获口碑,后者话题出圈、街知巷闻。 两档节目形式都来源于韩国选秀节目《Produce101》,如今却有反向输出海外的苗头——一则韩网对《青你2》的讨论近日被搬运到了中文互联网引发热议。 66万粉丝的韩文 Facebook 账号“idol issue”写道:“中国女版《Produce101》近况.jpg,中国女团对中性成员需求很大,现在上位圈的选手们……听说实力很好。”配图是主题曲舞台MV中出现的几位短发选手上官喜爱、刘雨昕等。 《青你2》中性风选手的大行其道让部分韩国网民产生了疑惑甚至是吐槽欲,有评论写道:“这是选大妈还是选爱豆?”这些言论当然又引发了中国网友的不满,中国网民回击道:然而韩版《101》每次投票选出来的门面担当却是中国练习生,比如第一季的周洁琼。 韩国偶像女团里中性风成员屈指可数,《青你2》的画面显然对他们构成了文化冲击。然而毒眸观察到,在更大的讨论范围内——比如全球观众眼中——《青你2》却因为对中性风格的包容度而受到好评。 比如《青你2》的主题曲《yes!ok!》MV中,刘雨昕穿上了定制的裤装站在C位跳舞,而不必和其他女孩一起穿短裙制服。YouTube网友对此评论道:“ 我们不定义女孩,所以我们也不定义女团”,把这句话打在韩国人的公屏上(“We don’t define girls so we don’t define girl groups”. SAY IT LOUDER FOR KOREA IN THE BACK)。 而这些海外观众围绕《青你2》产生的大量讨论不仅是关于如何定义女团的问题——还关乎一个更直接的事实:这档节目在海外输出成功了。 相比三年来其他同类偶像选秀节目,《青你2》的YouTube播放数据堪称一骑绝尘,最高可达千万播放量,人气选手的舞台、练习室播放量也能在当周突破百万,是其他内地偶像选秀节目YouTube播放量规模的几十倍。 《青你2》、《青春有你》、《偶像练习生》、以及三季《创》系列节目 YouTube视频播放量TOP5统计 尽管《青你2》的海外传播很大程度上借势于原版《Produce》系列、K-POP文化的全球影响力,但在毒眸看来,部分海外观众其实已经从中感知到了“中国偶像选秀”的主体性,而不再仅仅将其当做韩国“Produce”系列的“衍生周边”。 因为三季以来,《偶练》《青你》系列在原版气质和本土化之间逐渐找到了微妙的平衡:它的卖相不像腾讯的《创》系列看起来那么“中国”,更趋近于韩式审美,易于为全球K-POP受众所接受,但包装之下的内核是本土的,有丰富的中国女团偶像生态。 借东风 《青你2》相比其他内地偶像选秀节目,更大程度地借到了K-POP的“东风”。 《Produce 101》节目在全球的影响力构成了所有翻拍版本的关注度“基本盘”,就像泰国、日本、台湾、香港翻拍版本的《Produce101》同样会被内地娱乐新闻报道一样,其他国家和地区的K-POP爱好者也会关注到内地版本。 《produce101》舞台视频YouTube播放量最高达到4000万 《青你2》的导师阵容还引入了流量担当Lisa——就像导师蔡徐坤是内娱顶级流量一样,Lisa是全球范围内的顶流偶像。尤其是在韩国本土的“Produce”系列节目受造假风波影响彻底停摆之际,K-POP观众很容易吃下Lisa的“安利”,打开这档中国偶像选秀节目。 Lisa是全球影响力最大的韩流明星之一:她是泰国人,以韩国女团Blackpink主舞身份出道,Blackpink是当下全球知名度仅次于防弹少年团的韩国组合,Lisa更是因其出色的舞台表现力、国籍背景和西化的外貌而受到了最多的关注,成为Instagram上粉丝最多的韩流艺人。 《青你2》在YouTube上播放量最高的四支视频分别为:Lisa作为导师示范的主题曲练习室、Lisa指导训练生cut、训练生翻唱的韩国组合EXO热门歌曲《The Eve》(《破风》)舞台、Lisa的导师个人秀——也就是说,这四支视频的火爆均有流量“带货”成分。 除了Lisa,EXO也是在全球都具有知名度的韩国组合,一项截至2019年末的Instagram粉丝数统计显示:粉丝数前10名的韩国明星中,Blackpink官方账号和所有成员占了5个名额, EXO成员朴灿烈、吴世勋和边伯贤也进入前10名。 Cr @LISACHARTDATA 但无论是邀请Lisa作为导师还是《青你2》选手翻唱EXO的热门歌曲,看上去并非《青你2》的刻意为之。 从2018年的《偶像练习生》到《青春有你》第一季,爱奇艺偶像选秀节目的含“韩”量一直很高,包括喜欢任用在韩国出道过的中国艺人作为导师、公演歌曲也喜欢翻唱K-POP歌曲或者找韩国音乐人制作新歌。 2018年的《偶像练习生》,爱奇艺不仅让EXO成员出身的张艺兴担任“全民制作人代表”、GOT7成员王嘉尔担任说唱导师,甚至启用了当时在国内几乎没有知名度的韩团成员程潇、周洁琼担任舞蹈导师,为此还引发不小的争议——周洁琼是韩国《Produce101》第一季的选手,归国立刻升任导师,被认为资历太浅难堪重任。 2019年的《青春有你》导师阵容又吸纳了韩团Seventeen成员徐明浩——他与《偶练》的程潇、周洁琼一样,在内地名不见经传。但Seventeen在全球知名度却颇为不错,去年的新歌《HIT》登上30个国家、地区的 iTunes 榜单第一。 从程潇、周洁琼、徐明浩到如今的Lisa,爱奇艺找舞蹈导师的逻辑并没有变化,都是为了找有韩国偶像团体经验、能让选秀粉丝群体信服的人选,这次Lisa杰出的海外引流作用可能只是某种额外福利。 当然,引流作用在大众层面仍然是有限的——外媒的关注点往往是Lisa和PRODUCE 101,只有极小部分英文K-POP媒体会搬运更多《青你2》选手的动态。在全球主流视野中,《青你2》与其他翻拍版101没有太大的差异,不是作为“中国偶像节目”而是“韩流偶像节目”的衍生品被报道。 是中国偶像,而非韩流周边 真正接纳了这档中国偶像选秀节目的,还是K-POP粉丝群体。在这一圈层内,《青你2》拥有了不少观众——否则无法解释那些并没有Lisa出镜的舞台纯享视频为何也突破了百万播放量,这是其他内地节目所达不到的。 原因是海外观众在其中看到了与K-POP偶像节目水准差距不大、但又不太一样的内容,比如突破了韩式舞台拍摄窠臼的中国摄影团队、区别于韩流偶像的中国偶像个人特质。 安崎组的《Play》纯享版在YouTube上获得了650万播放量,热评对节目的舞台拍摄手法给予盛赞,甚至觉得比韩国摄影师还要好:“希望这个摄像师能负责所有的晚会演出,他知道如何拍舞台,而不是把镜头怼到天上”(“I want this camera man in every award show he knows how to film something without zooming out into space”)。 甚至有外国网友惊讶于中国偶像节目的高质量,并认为西方媒体对中国偶像节目缺乏应有的报道和关注(“Can we appreciate the high quality of Chinese programs? I wonder how much more we do not know of China since it’s not reported or portrayed well by Western media”)。 以往K-pop海外观众很难认识到中国偶像和韩国偶像的区别,但这一次,海外观众不断地通过“拉踩”手法来评价中国偶像节目。包括对比韩国拍摄团队赞美“新的中国舞台拍摄团队”(“New Chinese stage shooting team”)、对比韩国对中性女团成员的偏见来夸奖《青你2》初C位刘雨昕的帅气(“the center looks more handsome than most males”)。 不少人气选手被区别于韩流偶像,定义了新的魅力点。YouTube上,刘令姿等训练生表演的《bad guy》舞台播放量超过了500万,热评第一写道:“韩国:谁是最可爱的?中国:谁是最酷的?“ 出身SNH48的选手许佳琪被日韩网友称为神颜短发女神;安崎被认为充满“girl crush”魅力;刘雨昕则是 YouTube 用户群体中当之无愧的人气女王,她的舞台视频播放量总是很高,观众说她能掰弯女粉丝、不站在C位也最吸睛。 甚至有评论感叹道:“如果许佳琪、刘雨昕、谢可寅、曾可妮和安崎在同一个组合出道,也许会震撼全世界。” 刘雨昕、安崎、上官喜爱等训练生表演的《Lion》舞台 (图源:微博@爱奇艺青春有你) 外国人的高度评价与内地观众对内娱偶像业务能力的印象形成了有趣的对冲:所以我们的偶像到底是强还是弱? 《青你2》的舞台总是修音太严重,引发了内地网友吐槽,外国观众都不介意吗?《bag guy》组的林小宅、《十面埋伏》组的蔡卓宜跳舞很差,但两个舞台播放量都几百万了,外国观众为什么没吐槽她们? 但这或许是长期观看习惯的问题:海外K-POP观众受到韩流偶像舞台影响,热衷于视觉冲击力大的舞台,更能够接受预录(即假唱)、垫音的偶像唱跳现场;而内地观众更在意选手唱功,因为芭乐情歌统御华语乐坛多年,观众对唱功部分相对更有鉴赏力,对舞蹈的难易优劣却较为迟钝。 被内地观众广泛评价为实力超强的《创造营2020》,最出圈的舞台泰国选手郑乃馨翻唱的《best part》,但在YouTube上播放量最高也只有100多万,不及林小宅舞台播放量的五分之一,林小宅实力自然远不及郑乃馨,但在《bad guy》中,拍摄手法、舞蹈走位和后期修音让她成功藏拙,并没有影响到舞台整体的视觉表现。 同时因为《青你2》的海外观众高度认可节目“不定义女团”的宗旨,这本身就意味着更高的容错率——如果要求最好的业务能力,回去看K-POP偶像好了,在《青你2》中,他们探寻的正是那些与K-POP文化构成一定程度对冲的因素:帅气的刘雨昕和陆柯燃、没有0号身材的上官喜爱、以及无法称为“刀群舞”的齐舞。 粉丝pick,还是全民pick 于是就出现了开头所说的《创造营2020》与《青你2》在海外和本土市场的评价差异:前者在内地观众眼中成为了实力代名词,豆瓣热评说“这是要把隔壁《青春有你2》秒成渣吗?”;《青你2》在外国人眼中却超越了“刻板”的K-POP女团范式,成为中国女团价值观的典范。 但这样的结果并不是因为爱奇艺和腾讯分别选择了主攻本土或海外市场——而是一个选择攻略内地偶像市场,另一个想做出打破圈层的国民选秀。 《青你2》之所有能够受到海外K-POP受众的欢迎,是因为它也想获得内地追星族的欢迎——那些受到过K-POP文化熏陶、对消音、刀群舞、音源等话术高度熟悉的偶像粉丝群体。 为此,爱奇艺选秀节目不仅总是“进口”有韩国训练背景的导师,还多次在公演舞台中翻唱K-POP歌曲,比如《青你2》翻唱了EXO的《MAMA》和《The Eve》;《偶像练习生》翻唱了CNBLUE的《Can’T Stop》等。 甚至《青春有你》第一季主题曲的编舞也由韩国团队包办——《青春有你》的demo视频在节目中播放后,被网友认出是在韩国SM公司练习室录制的。 请Lisa和徐明浩当舞蹈导师,是能够让目标受众群体信服的导师阵容;让韩国作曲团队承包公演曲目的改编和制作、舞美打光充满“韩”范儿,是认为内地粉丝也同样喜欢K-POP风格——这是循着成功经验的轨迹打出的安全牌。 那么“K-POP”含量更高的《偶练》、《青你》系列能够出海,本就在情理之中。 而《创》系列一开始就指向了突破圈层。2018年的《创造101》就对原版赛制进行了粉碎式改编,引入本土选秀风格的PK、踢馆规则;《创造营2019》请来的导师阵容是本土偶像元祖:郭富城是以唱跳著称的四大天王之一;苏有朋是初代国民男团小虎队成员;黄立行的代表作是“音浪太强,不晃会被撞到地上”。 《偶像练习生》只输出一类选手:吸粉的偶像们,最成功的是顶级流量蔡徐坤,但范丞丞、朱正廷们的人气也不差,都能动员粉丝斥资数百万买电子专辑;《创造101》则制造了不同类型的话题人物:唱跳俱佳的孟美岐、素人天籁vocal段奥娟、话题人物王菊和锦鲤杨超越。 但经过三年的市场选择,《青你》和《创》系列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演进。 《青你2》在营销方式上显然进阶了,不仅拥有了新的综艺“神兽”虞书欣,街头巷尾模仿“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娱乐独角兽认为《青春有你2》已经成为了“现阶段互联网用户的社交货币”,同时也一步步走向了“吃瓜有你的奇观化。”上一档可称为全民社交货币的选秀节目还是2018年的《创造101》。 相比之下,《创造101》总导演都艳和她的七维动力团队今年不再参与制作《创造营2020》,改去优酷操刀男团选秀《少年之名》,这或许是今年《创造营2020》在全民话题度上不及往季的原因之一。 不过《创》系列在赛制上所做的创新、成团后的运营也可圈可点:《创造营2019》出道团R1SE热度超过了《青春有你》出道团UNINE,创造了男团数字专辑销量纪录。可见粉丝经济可以作用在任何一款气质的偶像身上,不一定是“韩范儿”的男团才能让女粉丝掏空口袋。 《创造营2019》出道团R1SE (图源:微博@腾讯视频创造营2019) 循着不同路径制作出的两个偶像节目大系,在三年中与彼此的竞争过程中,都获得了成长和进步。 身在内娱的观众可能察觉不出变化,那么《青你2》的海外出圈正是一种参照物和坐标系,提示我们内地偶像节目的制作水平应该被重新评估:摄影、灯光、舞台都有可圈可点的地方,和韩国偶像节目的差距,已经没有印象中那么悬殊了。 但出海并不是终点,内地偶像节目归根结底是面向内地观众的产品,偶像工业的本土化仍然是最核心命题,无心插柳的海外输出只是额外福利,“桃”与“鹅”的竞争,还将继续下去。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